学渣称霸当鬼王

学渣称霸当鬼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6:59:36

最新章节: 而此时,碧林园的一栋别墅里一间紫色的公主房内,女人穿着一身红色的蕾丝睡衣,靠在床上,红唇轻启,讲着电话,诱人的曲线被轻轻包裹若人若现,但凡一个正常男子看见了,无不血脉喷张。“没机会,就给我找机会,这点小事都办不了,简直废物。”忽然发出的尖锐声音破坏了此刻的美景.“我不管,这周内一定给我把这件事办妥

第六十四章 我不良善

救援已经结束,但是傅司绝不死心,加派人手继续搜寻着,他坚信,璃月一定还活着。

京城那边和欧洲那边不断催促着.

傅司绝直接把手中的文件甩给傅严道:“告诉他们,如果这么点小事都解决不了,那么他们可以直接走人了。”

整整打捞了十天,可是依旧什么也没有.

傅严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,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主子,十天的时间,几乎每天只休息两三个小时,身形明显消瘦了不少,他不能让主子再这样下去了,毕竟他后面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呢。

“爷,您该休息了,毕竟您的背后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您呢,如果宗政小姐看您这样,她也会伤心的。“

“她会伤心吗。”傅司绝嘶哑的声音响起

“会的,我相信宗政小姐也不愿意看您现在这个样子,毕竟她是那么努力的一个人。”傅严轻声回答道

”是啊,那个小丫头,那么小,却那么努力,坚韧的活着,活的独立而精彩。“傅司绝喃喃自语着,想起那个丫头喝醉酒时,甜甜的叫着自己名字,软软糯糯的,嘴角不由得扯出一丝苦笑。

“行了,你下去吧,我会休息的,明天回京城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深夜,傅司绝回到卧室,刚推开门

淡淡的药香味扑面而来,若隐若现.

傅司绝震惊的搜索着整个空间,最后在大床上看见了一个凸起的身影。蓝色的光影一直环绕着她的周身,不知过了多久,蓝色光晕渐渐消失.

傅司绝屏住呼吸,看着这一切,紧张的走向床边,只见女孩沉静的睡在那里,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落下了一片阴影,面色有些许苍白,微卷的发丝泛着幽蓝的光晕,就那样洒在床上,身上白色长裙包裹着女孩娇软身躯,宛若精灵。

如果不是女孩胸口处微微的起伏,他会以为这又是幻觉。

惊醒过后,傅司绝赶紧通知傅严,让他找医生过来.

片刻,医生过来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.

最后得出结论就身体没有任何问题,只是昏睡.

傅司绝再三确定没问题之后,才让医生离开.

看着安静的躺在床上的女孩,傅司绝小心翼翼的躺在旁边,伸手将女孩搂过,感受到手掌温热的触感,他才确定,女孩真的回来了,不是幻觉,真真实实的回到了自己的怀里。

看着沉睡的小丫头,安安然然的躺在自己的怀里,傅司绝的心才渐渐恢复了跳动。

但是想要璃月周身的蓝色光晕,傅司绝的眼神暗了暗。

难道.....

或许是因为许久没有休息,或许是因为女孩淡淡的香味,让傅司绝慢慢放松了下来,也渐渐睡了过去。

璃月一直睡的昏昏沉沉的,感觉周围好像火炉般燃烧着自己,试图睁开眼睛,但是眼皮却沉重的无法睁开.

黑暗中的梦魇,无情的向她侵袭而来。

她好像回到了上一世的那个地下室,周围的火光不断吞噬着自己,她想跑,但是怎么也跑不出去.

大山里的那间小屋,那对夫妻不停的殴打着自己,她不停的求着,但是没有任何人来救自己.

场景又一转,梦见那个酒吧里,自己躺在地上,几个男人不停的侵犯着她。

“不要。。。不要。。。救我。。。”

黑暗的场景反复变换,她痛苦的想醒过来,但是怎么都醒不过来

璃月在梦魇里苦苦挣扎,却怎么都无法逃脱那些黑暗中的旋涡。

忽然,感觉一只微凉的手轻轻抱住自己,轻拍着她的背脊

”月儿,别怕,有我在呢“一道冷静清冽的嗓音传入了她的耳朵里。

或许是熟悉的气味和声音,令璃月的眉头缓缓的舒展开,又进入了深深的沉睡中

整个卧室里,一片静谧

午后的阳光,照进卧室.

一直到了下午璃月才缓缓睁开眼睛.

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,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。

房门忽然被打开,她抬头就见傅司绝走了进来

淡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,令眼前的男人气质更加清隽,俊美的让人恍惚。

傅司绝见小丫头已经醒来,赶忙走到床边,整理着她凌乱的发丝:“感觉好点了吗?”

“我怎么在这呢?”璃月醒了醒神,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问道。

她记得爆炸的时候,虽然及时闪进了空间,但是还是被震晕了过去,之后的事情,好像不太记得了.

怎么会不记得呢,璃月摇了摇脑袋,强迫自己想起来,但是好像还是记不清楚.

傅司绝轻柔璃月的太阳穴说道:"这里是HK,你还记得发生什么事了吗?"

璃月眼神凌冽:"是我太大意了,遭人暗算,当时情况紧急,原本可以躲过的,但是如果在桥面上爆炸,造成的后果无法估量,所以我只能将车子冲出桥面."对于后面的事情,璃月没再说下去.

傅司绝弯腰直视女孩的眼睛,认真而慎重的说道:"月儿,我不是一个良善的人,没有多么大的情怀,我要的很简单,就是希望你能平安,能不能答应我,以后遇到这种事情,首先确保自己的安全.可以吗?"

璃月的心里猛然一缩,内心深处被她刻意压制的某种情绪几欲喷涌而出,让她不能自持,璀璨夺目的眼眸此刻被泪水盛满,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.

看着女孩的眼泪,傅司绝的心脏生疼,双手捧着女孩的脸,轻轻吻干女孩的眼泪,低沉问道:"答应我,好吗?"

璃月注视这男人的眼神,那里盛满了恳求和期许,让她不忍,双手环抱住男人的腰身,低声说道:"我答应你,不会再让自己遇到危险."

傅司绝无奈的叹了口气,将女孩拥的更紧:"月儿,已经成为了我的执念,根深蒂固,当我知道你出事的那一刻,我已经知道,这个世上没有人能伤的了我,唯独你,所以为了我,不要再让自己涉险."

璃月靠在傅司绝的怀里,淡淡的薄荷香参杂着烟草的味道,令她有些沉迷:"嗯,我会保护好自己的."